更聪明的人同时也更善良吗

文/Leon@BPQN

聪明和善良是否具有相关性,是一个一直以来都令我很疑惑的论题。
聪明是指一个人的智力水平高、思维能力强、判断准、能解决问题。善良是说一个人的品质好,心地纯洁、无害人之心。评判一个人有很多维度,聪明和善良是其中之二。假设,每个人的聪明度和善良度都可以量化,那么,一定存在一个以聪明度为x轴、善良度为y轴的坐标系,使得每个人都能在坐标系中找到自己唯一的一点。如果在坐标轴上把全人类(或者退而求次,抽样一定规模的样本)的点都标注出来,如果这些点的分布是均匀的,那么当然聪明和善良是没有相关性的。但显然,这样的坐标系无法绘成,想用统计的方式得出一些结论的路子是走不通的。
那我只能形而上地去试辩下二者的关系。

为了避免局面太过复杂,以至于我控制不住。我先分几种简单的情况讨论,每种情况都会不可避免又自然而然地使用大量自以为是的假设,有些假设我会声明,有些可能在无意识中便使用了,请大家明辨。

首先,我们引入“作弊”这个概念。这个“作弊”并不是指考试作弊,而是广义地包含了所有私下的、不正当的行为。它无视合理的既成规则,不顾道德甚至法律,规避了正面的公平竞争,不择手段地实现自己的目的。作弊的行为包含但不限于欺骗、舞弊、偷盗、毁谤、暗箭伤人等等。在一些情境下(并非所有情境下),作弊可能是制胜的捷径。同时我们也简单地认为,如果一个人产生倾向于作弊的心迹或事实上做出作弊的行为,他就是不善良的。不善良有程度的差别,因心迹和行为的轻重判断。

那我们便开始在下面的情境下,去探究聪明和善良的相关性。

先看一些存在“竞争关系”的情境(“无竞争关系”的情境打算在下一篇写):
第一种情境:在这个情境下,除了聪明程度其他特质(如善良程度、制胜欲望大小、对作弊道德风险的在意程度等)均等同的两个人,为了一个目标展开竞争,作弊并不能带来制胜。此时,两个人均不会作弊。谁最终制胜,已经事先取决于谁更聪明。竞争结束后,二人善良程度均保持不变。

第二种情境:在这个情境下,除了聪明程度其他特质(如善良程度、制胜欲望大小、对作弊道德风险的在意程度等)均等同的两个人,为了一个目标展开竞争,而作弊一定能保证得到满分。此时,两个人都会作弊,都不善良,最终结果是两个人并列第一。竞争结束后,二人善良程度均下降到同等水平。

第三种的情境:在这个情境下,除了聪明程度其他特质(如善良程度、制胜欲望大小、对作弊道德风险的在意程度等)均等同的两个人,为了一个目标展开竞争,作弊是制胜的捷径,但作弊未必一定制胜。
这个情境稍微复杂一点,下可以作一些推演:

如果两个人都不清楚对方是否比自己聪明时,为了制胜,两个人都倾向于作弊,都不善良。竞争结束后,二人善良程度均下降到同等水平。
如果两个人已经清楚对方是否比自己聪明时,为了制胜,不聪明的人会更倾向于作弊,否则他根本没有一丝制胜的可能(毕竟我们已经假设他们二人其他特质均相同)。
如果聪明的人预料到不聪明的人会作弊,那么他也有可能倾向于选择作弊,但也不一定最终会选择作弊。
再继续博弈下去,不聪明的人如果预料到聪明人也会通过作弊来反制自己的作弊(这个不聪明的人好聪明啊),他则会加大作弊力度……

总结下,聪明人因有正常情况下制胜的可能:
如果对方不作弊,自己不作弊即可稳赢;
如果对方作弊,自己不作弊,考虑到自己的实力,自己可能会输当然也不是一定会输;
如果对方作弊,自己也作弊,很可能自己赢当然也不是一定自己赢。
因此,再考虑到作弊被曝光后的道德风险,作弊的“性价比”对他来说并不足够高,因此,聪明人是更不倾向于作弊的。而对于不聪明的人来说,作弊的“性价比”就很高了,值得心动。
因此,在竞争中,不聪明的人是更不善良的。

那么,我们可以下一个小小的结论:不聪明的人,由于处在竞争的劣势地位,更可能产生倾向于作弊的心迹、做出作弊的行为。以心迹和行为论,不聪明的人更不善良。

那我们再画蛇添足地看一看第四种情境:在这个情境下,除了聪明程度和制胜欲望外,其他特质(如善良程度、对作弊道德风险的在意程度等)均等同的两个人,其中甲更有志在必得的野心,为了一个目标展开竞争,作弊是制胜的捷径,但作弊未必一定制胜。
此时,即便最后二人均会作弊,但可以确定的是,甲为了保证制胜可能性的最大化,具有更大的作弊倾向性。是否求胜欲越强的人,更不善良更不守道德呢?或许也是,但并不是今天要讨论的问题。将第四种情境列举出来,是想说明,情境越复杂,聪明和善良的相关性越小。

为了使得论题可以讨论,以上情境包含了很多预设的假设,是极端的理想状态。推而广之,处于竞争劣势地位的人,恐怕都更倾向于不善良。贫穷的人比富有的人更不善良、容貌不佳的人比漂亮的人更不善良……等等,或许这些理论上是成立的,但我并不认为有什么方法论意义。生活比上述情景要复杂太多了。现实生活就是一个复杂的函数,这个函数嵌套着另一些函数,有相当部分的函数甚至至今还没摸清楚函数关系,更甚者这些函数的一个变量牵扯着另一个变量,还经常有随机数出没,这导致人的实际行为受诸多方面事物的共同作用,聪明和善良之间的相互影响,极有可能已经微乎其微了,就像十光年外的星球对地球的引力。我个人不相信有什么统计学的意义。绝不能因此去judge任何一个个体。
嗯,这也是政治正确。

以上只是讨论了“竞争关系下”的情况,未完待续……

Tag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