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念不忘,必无回响

文/Leon@BPQN

初中读过郭敬明,有一句话大概是“很多人就在我们念念不忘中忘记了”。那时我是不理解的,为什么念念不忘,还能最终忘记呢?简直是胡说八道。
最近我才体验到这样的感觉。有一件事,总是想着,想着想着,就慢慢不想了,即便总是提醒自己,以后一定要记得做啊,但最终还是慢慢冷淡。
这应该是一种心理保护机制。理智告诉你:不可以忘记!要记得去做!不过,因为各种原因,手脚并不打算付诸实施,此时,大脑已经意识到手脚的罢工行为,却无力驱动他们,大脑的无能为力马上让自己倾向于变得痛苦。在将变而未变的瞬间,大脑又对自己说,你看,其实并不是不想做呢,我一直记挂着呢,以后会做的。转瞬间,大脑不难过了,也不因知行不合一而谴责自己了。
但那些人、那些事,仍然是被高高挂起。
最终,拖到那些事不再想做、那些人不再想见的时候,整个矛盾的根源便彻底灰飞烟灭。谁又记得当初呢,即便记得,过了这个村,便是蒙尘隔世了。
所谓念念不忘,永不回响。

人是自己本身最可怕的敌人。可怕之处,在于润物细无声的自欺,若不常常审视,便容易常常掉进自己亲手挖的温柔陷阱,无法自拔。人又是自己最交好的朋友。它常常保护你的安全感不受威胁,常常安慰你,理解你,让你在困境中也过得开心,至少没那么痛苦。
但是,他们实际上做得可能完全是同一件事啊!
一念之间,敌友皆我。

在“体验”之外,应当存在一种公正的审判,不以躯体和精神的体验舒适与否为转移,坚决去审判和裁决一个人的行为举止的正当性,以敌我两忘的高度,超越敌我之争,去实现意识更高的决策和执行。只有拥有足够的高度,才能不囿于当下的痛苦或欢愉。